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女人最希望被吻哪一部位?看完你就知道!

发布时间:2017-07-12 19:02浏览次数:100Tags:电影大世界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你,你流氓!”那个叫宛茹的女孩指着萧云舟大声说。

“靠,看病讲究望,闻,听,切。你懂不懂啊,老子不检查一下,你当老子是扁鹊重生,华佗在世。”

“有你这样检查的吗?”

“我这是简单的,到了医院,哼,还要脱光检查呢?”

这个女孩一下脸就红的像云霞一样了,他恨恨的瞪着萧云舟,好一会说不出话来,要比嘴上的功夫,她肯定不是流氓成性的萧云舟对手。

那个病美人也一下脸红起来,嘴唇动了动,有点嗫嚅的说:“能隔着衣服检查吗?”

要真说起来,隔着衣服检查也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萧云舟因为对方那个小丫头态度不好,故意这样说,而且这样一个美女病人,隔着衣服检查,实在有点遗憾呢?萧云舟郑重其事的摇摇头说:“不行啊,你现在就把我当着医生好了,想着我是白求恩,这样你就不会难为情了,对不对,我现在是治病救人。”

说话的时候,萧云舟是憋着笑,一本正经的。

那个病美人的脸上的红晕更浓郁了,她有些羞涩,有些无助的看着萧云舟,不知道该怎么做。

看到这两个美女如此的窘态,萧云舟很惬意。

“那,那你检查吧?”或许这个病美女实在是难以忍受身体上的疼痛,不得不妥协。

“嗯,嗯,这就对了吗,不要把大夫想的那么龌龊,我就是看病,不会有其他想法。”

萧云舟也不在作弄对方了,他可以感觉到对方的痛苦,那个叫宛茹的女孩也顾不得和萧云舟多说了,赶忙过来给病美女擦着汗水。

包厢中,一下就充盈了满满的女人的味道,汗水带着这个美女身体固有的香味,一下下的灌进了萧云舟的鼻孔,他深深的吸了两口,真奇怪,为什么女孩连出汗的味道都是如此好闻。

萧云舟弯下了腰,说:“揭开衣服。”

那个叫宛茹的女孩苦大仇深般的看了萧云舟一眼,慢慢的揭开了病美女的衣服,露出了那细腻光滑,如玉如雪的肌肤。

萧云舟的呼吸刹拉间停顿了,这是怎样的一种震撼啊,她的腹部肌肉是非常润匀,细致、纤细的腰更衬出臀的丰满,丰腴的腿,圆满的膝,何等柔和,这样的完美,完全吸引住了萧云舟的目光,他有点傻傻的看着,一些不安分的情绪从每一个细胞中汹涌而出。

萧云舟就用有点颤抖的手,摸到了病美女的肚子上,他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手发抖,但那滑腻和圆融的感觉还是让他颤抖了几下,他轻轻的在对方肚子上掠过,按动几下,说:“这里疼吗?”

病美女忍着疼痛,摇摇头。

萧云舟换个地方,在按了一下:“这里呢?”

“疼,就是这里。”她有些艰难的说。

“嗯,这就对了,你不是胃病,是阑尾炎。”萧云舟很不情愿的把手离开了那个让他想入非非的肚子。

“阑尾炎啊,这该怎么办?”旁边那个叫宛茹的女孩忙问。

“当然是动手术了。”

“在这里动手术。好弄吗?”女孩倒吸一口凉气。

萧云舟一头的黑线,我靠,你丫头真想的出来,真把老子当成白求恩大夫了。

眼珠一转,萧云舟说:“额,挺麻烦的,你到餐车借把菜刀来,要那种很锋利的,不然切不开这肚皮。”

这次惊讶的不止是这个叫宛茹的女孩了,连床上的病美女都吓得全身一哆嗦,不会吧?就在卧铺车厢里?就用餐车的菜刀开自己的肚子,额的个神啊!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看着这两个美女惊恐的表情,萧云舟再也绷不住了,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傻冒样子,这肚子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切开的吗?真服你们了?不过,虽然我不能给你现在动手术,但我可以帮你止疼,在你下车到医院之前,我保证你一点都不会再难受。”

说到后面,萧云舟的表情开始认真了,一旦认真起来的萧云舟,马上就和平时的吊儿郎当换若两人,他的目光坚定可信,表情凝重深邃,瞳孔里放射出灼热而锋利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病美女就是没有办法完全抗拒萧云舟,或许,在她心灵的深处有一种对他的信任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虽然这个男孩刚刚还在戏弄自己。

包厢里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要不要试一试?”萧云舟的脸上带着人兽无害的笑容。

“你试一试,不过最好是真的,否则你会受到惩罚,我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病美人冷冷的说,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对萧云舟抱有了一点点的希望,她不想怀疑自己的判断。

萧云舟深吸了一口气,潇洒的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动作很快,快的让人眼花缭乱,他用食指和中指在这个病美女的腹部连续的点了几下,就收手退到了一边。

而奇迹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那个刚才还疼痛难忍的女孩,一下子有了变化,先是惊讶,再是轻松,最后是微笑,不错,她一点都不疼了,她已经可以直接坐起来了。

这个变化让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像是看动物园里吃草的老虎一样,难以置信,就这两下子,真的就让女孩不疼了,这也太神奇了吧?妈的,就是打针也有个药物吸收的过程啊?这是什嘛医术?

但情况就是这样,刚才还痛不欲生的女孩已经可以站了起来了,她一站起来了,全身上下的魅力更充分的展示在萧云舟的面前,她高贵,典雅,美丽。

这病美女是高挑的,或者确切的说,显得很高挑,因为,她有一副骨架匀称的身材,她一头长及腰的乌色卷发围着一张曲线分明的,性~感妩媚的脸。

“谢谢你,刚才我们误会你了,希望你不要在意。”

“这没什么,世界上确实有很多有眼无珠的人。”说话中,萧云舟就看了看那个本来在微笑着,用有点崇拜的眼神看自己的宛茹。

叫宛茹的女孩一下把笑容僵化在了脸上,她明白萧云舟是在说自己,刚刚萌发出来的一点点崇拜就消失了:“你得意什么?谁让你长着一副流氓相。能怪别人误会吗。”

那个病美女拉了拉宛茹的胳膊,说:“宛茹,不要这样。”

宛茹有些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再也不看萧云舟一眼。

萧云舟现在是心情大好,也懒得和她计较了,对病美人说:“好了,这里到北林省的省城也就两个小时,到了之后赶快去医院,在此之前你不会有任何疼痛感觉,但四个小时之后,疼痛会复发。”

“嗯,谢谢你啊,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雷锋。”

萧云舟在大家瞪目结舌中,迈着懒散的步子,摇头晃脑的从乘务员的身边走过……。

回到自己的车厢,嘛拉戈壁,萧云舟发现自己的硬座座位已经被别人占了,那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嘴里叼着一支香烟,把腿放在对面座位上,那臭烘烘的脚,让坐在对面的一堆老夫妇皱着眉头,但他们什么都不敢说,因为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鸟。

萧云舟邹着眉头走过去,说:“哥们,这是我的座位,麻烦让一下。”

“你的座位,我一直都坐在这里的。”这小子很无耻的说。

萧云舟从兜里掏出了票,对他幌了下,说:“我有票号的。”

“奥,来,我看看是不是这个位置。”

萧云舟沉默了一下,还是把车票递了过去。

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接过票,很夸张的对着窗户,认真的看了好一会,说:“票倒是真的,但你不应该递给我啊,你看,现在不是没办法证明你的座位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这小子手一松,那车票就飘出了车窗的外面,转眼就不见了。

谁能想到他来这一手,周围座位上的几个客人都张大了嘴,满脸愤愤不平,差点指责,但看看那小子的长相,都还是慢慢的闭上了嘴。

萧云舟叹口气,说:“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最近老子背,但你也不能这样欺负我,对吧?兄弟?”

那小子嘿嘿的一笑,说:“没办法啊,谁让你离开呢,本来我今天情绪不错,现在完全让你弄坏了,只好连你一起扔出去了。”

萧云舟就笑了,说:“你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

“兄弟,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说话中,这小子就站了起来,旁边座位上也同时站起来两个光头年轻人,他们脸上都挂着嘲弄的笑容。

一个光头年轻人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皮夹,他一站起来,坐在他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就大呼起来:“我的皮夹,我的钱包。”

这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光头就反手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凶恶的看着他,说:“你也想现在就从窗口下去?”

那个丢钱包的男人嘴唇动了动,脸色惨白,说:“那你把卡和身份证给我。”

“对吗,这才叫明智。”

这小子像是翻自己的钱包一样,把里面的身份证和几个卡取出来,扔给了那个男人,然后对占着萧云舟座位的这位很恭敬的说:“大哥,我们换个车厢吧?”一面说着,一面把钱包递给了这个大哥。

大哥接过钱包,在手里掂了掂,装进了口袋,说:“额,好啊,不过先把这小子扔出去再说,他破坏了老子的心情,这会车上坡,走的慢,扔下去死不了。”

"好勒。"两个光头就到了萧云舟的身后,一人抓住了萧云舟的一支胳膊,那个占他位置的家伙也笑着站了起来,弯腰把车窗全部打开了。

车厢里突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话。

“兄弟,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们帮你?”

萧云舟苦笑起来了,不至于吧,就是一个座位而已:“哥们,我票让你弄飞了,你还要把我扔出车厢,这说不过去埃”

“哎,现在后悔有点晚了,不过看你小子这样子,肯定是不会自己下去了,我们帮帮你,你眼睛一闭,一下就到地面了,哥几个,动手。”

萧云舟觉得双脚有点离开了地面,这身边的两个人力气真的不小,不等萧云舟反抗,他就被提到了车窗边上,眼看着就要把萧云舟弄下去了。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萧云舟的眼中闪动出了一股冷冷的光泽,他的手臂略微的动了动,那两个本来是抓住他手臂的光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力气从萧云舟的手臂传来,他们两人连反应都来不及,就一下子自己飞出了火车的窗口,在外面的坡地上滚了几滚,消失不见了。

车厢中所有的人都被震惊了,形势的变化太快,谁都没有看清那两个光头为什么会自己跳下去,难道是他们的良心发现?只有这个站在萧云舟身后的大哥看明白了一点,他看到了萧云舟的手动了动,划了一个圆圈。

萧云舟转过了身,脸上都是强悍和冷酷,他用让人心寒的眼光看着这个大哥,看的他虚汗冒了出来:“好像该你了。”

大哥脸上的慌乱,惊惧完全表露出来了,但他还是想要做一次挣扎,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说:“哥们,你够狠。”

“比起你来,我差一点啊,你不会是想要和我切磋一下吧?”

这个大哥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虽然他估计萧云舟是个会家子,但凶悍的本性让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拼一下,不然以后怎么混?这传出去丢死人了。

他二话不说,一抖手腕,匕首带着寒光就冲萧云舟的胸口而来,车厢里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大家都在为萧云舟担心。

匕首很快,不过萧云舟的动作更快,他没有躲闪,一只手疾如闪电的在刀光剑影中一把扣住了对方的手腕,接着‘嘿嘿’的冷笑一声,就听‘咔嚓’一响,那个大哥杀猪般大叫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已经被萧云舟捏碎的手腕,鼻涕,眼泪一起涌了出来。

萧云舟收回了手,说:“你是自己跳下去,还是我再捏碎你一个手腕之后把你丢下去?我数三声吧?一。”

不等他数够三声,那个刚才还凶神恶煞一样的家伙,现在带着一脸的泪水,鼻涕,一脸的痛苦,恨恨的看了萧云舟一眼,钻出了车窗,跳了下去。

车厢里响起了一片掌声,萧云舟收敛了刚才咄咄逼人,寒气四射的眼光,像个卖艺的伙计一样,抱着拳,给大家答谢了一番,这才坐了下来。

刚坐下一小会,萧云舟眼光一亮,远远的看到了那个病美人带着叫宛茹的女孩从车厢那头走了过来,她们边走边四下里看着,像是在找人,在和萧云舟眼光相遇的时候,那个病美女的眼中也流动起了一缕笑容。

她拉着那个叫宛茹的女孩,径直的走了过来,在萧云舟的面前站住,说:“总算找到你了”。

萧云舟笑笑,说:“还有事情?”

那个叫宛如的女孩就很不屑的瞅了萧云舟一眼,说:“得瑟样,我巧馨姐是来请你吃饭的。”

“你叫巧馨?”萧云舟看着病美女问。

“赵巧馨。”莞尔一笑。

“哦,名字很好听的。”萧云舟随口奉承了一句,这可是萧云舟泡妞的秘籍,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你找着机会就夸奖她,绝对不会错。

“嘻嘻,好不好听不重要,你能记住就好。”

“肯定能记祝”

“那现在可以一起吃个饭吗?”

“吃饭?”这一说到吃饭,萧云舟还真的肚子感到饿了,他憨憨的一笑,说:“是该吃饭了,这样,我请你们。”

那个宛茹就有点鄙视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心里说,一个坐硬座的人,还能请我们吃顿饭,真好笑,不知道他怎么请呢?接着,她开始大跌眼镜了,因为萧云舟一点都不难为情的从上面货架上拿下了一个大塑料口袋,说:“我上车的时候买了好多方便面,我数下,1,2......还不错,有4袋,我们现在是三个人,一人吃一袋还能剩一袋呢?”

宛茹和赵巧馨都是一头的黑线,这人竟然能如此大言不惭的请女孩吃方便面,而且还只能吃一袋,这话他也能说的出来,没天良啊!

赵巧馨到底还是心怀感激之情,而且也是大家闺秀,涵养很好,所以没有笑,只是淡淡的说:“这样吧,雷同志,我请你到餐车吃个便饭,本来应该到了省城好好请你,但你也知道,到了省城我就要上医院,所以只好先在这里请你一顿了。”

“雷同志?”萧云舟有点莫名其妙的重复了一句。

“你不是说你叫雷锋吗?”赵雅馨一本正经的说。

萧云舟这才反应过来,哈哈的大笑两声说:“好好,请雷锋叔叔吃饭,那我就不客气了,要点几个荤菜,好久都没吃肉了。”

“今天让你吃够。”赵雅馨也是心情愉悦的说。

但恍惚中,赵巧馨觉得自己为什么今天的心情如此愉快,自己还开玩笑?这很有点反常。

“好啊,好啊,最好有份红烧肉。”萧云舟有点垂涎欲滴的感觉了。

“没问题,只要车上有的,你想吃什么肉都可以。”赵雅馨很自信的说。

“额,这话有点大了。”

“你在怀疑我。”赵雅馨问。

“嘿嘿,那到不是。”萧云舟很龌龊的想,我要吃你的肉,你能给我吃吗?看着萧云舟那游移不定,而又坏坏的笑容,赵巧馨像是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点萧云舟的想法,她的脸就更红了,恨恨的瞪了萧云舟一眼,臭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整天就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但不管怎么说,她就是没有办法生气。

几个人很快就到了餐车,宛茹就开始点起了菜,还别说,她真的点了一个红烧肉,不过她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特意的给餐车师傅叮嘱了几句,那个师傅就摇着头,把最肥的一块猪肉切了下来,心里想,这都是油,谁能吃的下去埃

这面餐桌上赵巧馨和萧云舟就坐在了一起:“那么请问,你到省城是做什么,出差,旅游,还是......。”

“什么都不做,就是随便走走。”

“随便走走,但是总该有个目的吧?”

“目的?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萧云舟自言自语的说,是啊,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坐上了这趟火车,这一个多月了,他就这样不断的变换城市,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他不得不这样仓皇而逃,因为捉拿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的亲爹。

想起这些,萧云舟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自己应该算是中华大地少有的奇葩了,从古到今,谁听说过有男人逃婚的,但不偏不巧,自己就是逃婚出来的,自己被老爹骗回了京城,差点被迫的和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结婚,据说这个女人的父亲和自己老爹是多年前的战友,自己和这个女人的婚姻,也是当年这两个还年轻着的老头在凉山猫耳洞里弹尽粮绝时候对着月亮定下的娃娃亲,没想到他们大难不死,最后真的要履行彼此的承诺。

我勒个去,都什么时代了,还搞这些封建包办,哎,懒得说他们。

要不是自己天生奇才,聪明绝顶,功夫精深,一路从京城逃了出来,现在早就失身给那个谁他娘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了。

自己还年轻啊,自己还想多泡几个妞呢,自己也一直都在等待那心心相印,一见钟情,海枯石烂的爱情,怎么能稀里糊涂的就和一个从没见面,没有一点感情的女人去结婚呢?谁知道她是光脸麻子,还是凤姐人妖呢?不能,绝不能,自己一定要躲到自己找到中意的媳妇了再回家,不过也难啊,老爹的手下可不是吃干饭的人,这一路上,好几次自己都差点脱不了身。

“你在想什么?”

萧云舟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说:“还能想什么,想红烧肉呗。”

“呵呵,真有你的,对了,不知道现在能不能说说你的名字?不要用白求恩,黄继光那些名字了。”赵巧馨的眼角又露出了笑容。

“好吧,我承认,我很崇拜这些人,可惜我不是啊,我叫萧云舟。”

一刹拉,赵巧馨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异常的变化,那是一种难以掩饰的震惊,而后她更是时而疑惑,时而沮丧,时而又落寞和迷离。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萧云舟无疑也觉察到了赵巧馨反常的表现。

赵巧馨僵硬的笑笑,很快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淡淡的说:“我有个朋友也姓萧。”

“额,初恋?”萧云舟自作聪明的说。

“差不多吧。”

说完,赵巧馨慢慢的站了起来,身形有点摇晃,说:“我上一趟卫生间。”

说完,她匆忙的走到了餐车的接口处,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发抖,她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久久的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错,就是他,就是这个人,难怪刚才自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照片虽然和真人不完全一样,但现在看来是不会错了。

这个叫萧云舟的男人让自己受到人生中第一次的羞辱和挫败,打破了这些年来自己所有的自尊和骄傲,让自己知道了什么是自卑和伤心。

自己曾经暗自发誓,要让他付出代价,要让他为他愚蠢的举动感到后悔,没想到啊,他却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北林省,这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好吧,我们的游戏就从现在开始......。

赵巧馨长吁了一口气,从来,她都是一个内敛沉稳,镇定淡然的女人,最初的震惊已经被她慢慢的消化掉,她再一次从容的走回了餐车,脸上的微笑也变得自然而温馨。

萧云舟揶揄的说:“怎么?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初恋?”

“是啊,有的事情是难以忘记,你有过初恋吗?。”

萧云舟摇摇头,有点苦涩的说:“没有啊,一直想有,可惜。”

“你的家在哪里?”

迟疑了一下,萧云舟说:“家?四海为家。”

“听起来很苍凉的,这样吧,到我们北林省的省城扎下根来怎么样?”

说到这里,赵巧馨的眼光有点迷离起来了,她的心也在蹦蹦的跳,她觉得自己在期待什么,但又有些担心什么。

“北林省扎根?不会吧。”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就算不扎根,在这里多住一些时间也可以,要知道,我们北林可是风景优美,人杰地灵呢。”

“额,这倒是真的,看到你这么出众漂亮的,我也有这个感觉。”萧云舟再一次拍了一下赵巧馨的马屁。

赵巧馨俨然一笑,说:“那就这样定了,留在北林省城,你喜欢什么样的工作,我来帮你安排。”

“奥?”萧云舟想,这样好像也不错,就当是好好的休息一下,总比让老爹抓回去结婚强。

“萧云舟,我知道一家公司最近在招聘,你可以去试试。”

“行,那就这样。”

见到萧云舟爽快的答应了,赵巧馨的眼中闪动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

在吃饭的时候,当那盘肥腻油腥的红烧肉一端上来,宛茹装着热情的夹起了好几块流着油的红烧肉,客气的给萧云舟放进了碗里,嘴里说:“来来,今天你治好了表姐,慰劳你一下,这个代表着我们的心意,是一定要吃干净。”

她心里想,看你怎么吃的下去这样肥的肉,噎死你。

没想到啊没想到,萧云舟还给她投来了感激的目光,本来当着两个美女的面,他还真不好意思吃的太猛,现在可好了,这丫头帮自己夹过来,此时不吃,更待何时。

萧云舟就在赵巧馨和罗宛茹的目瞪口呆中,裂开了大嘴,把那肥的流油的红烧肉几口就解决了,看的赵巧馨和罗宛茹胃里一阵阵的恶心,差点吐出来。

萧云舟才不管他们的表情呢,这些天东躲西藏,硬是没有好好的吃过几次饭,今天大开胃口,吃的兴起,一阵的风卷残云,除了素菜,其他的荤菜基本上都装进了他一个人的肚子里。

赵巧馨和罗宛茹后来也是有点同情起他来了,这娃,不知道多少天没吃过肉了,可怜啊,但没听说最近哪里有灾情啊,也不知道他从哪逃荒过来的,哎。

吃饱喝足之后,这车也就到了北林省的省城玉寒市,萧云舟收拾了行李,和赵巧馨一道下了火车,我的个乖乖,也不知道这个赵小姐有多大的面子,这接她的几辆凯迪拉克竟然开到了站台上,几个漂亮的女士,都恭恭敬敬的站在车旁等着赵巧馨几人,看的萧云舟是眼花缭乱的,这地方真应该长住一段时间了,妈的,随随便便的就能看到这么多的漂亮女人,真是人间天堂埃

萧云舟那澎湃的心就开始跳动起来了。

“赵总,我已经联系好医院了,我们现在过去,马上检查。”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人快步上前,对赵巧馨说。

“嗯,谢谢你。”赵巧馨微微的点下头,和其他几个前来招呼的男男女女都招呼一声,而后又说:“这样吧,我们现在就去医院,萧先生要到市里,就坐宛茹的车绕一下。”

萧云舟赶忙自我介绍:“鄙人萧云舟,初来乍到,还请各位美女多多关照。”

看着萧云舟这不伦不类的样子,另外的人都抿嘴笑了起来,真是少见,还有提着方便面准备坐凯迪拉克的人。

“那就上车吧。”

“表姐,我和你坐一个车。”宛茹站在车门口,她不想和萧云舟坐一个车。

赵巧馨摇着头笑笑,说:“这丫头,你又不急,你把萧先生送到市里,然后到医院来。”说完也不理宛茹了,上了车。

宛茹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嘟着嘴上了另一辆车,刚要关车门,却被萧云舟一把拉着了车把手,说:“哥哥还没进来呢,往里面坐坐。”

“你作死啊,不会自己从那面上车。”

“那多麻烦,这不是更方便吗?”说完,萧云舟就一下挤进了车里。

罗宛茹刚要骂人,但一股青年男性的气味就扑鼻而来,这是一种阳光,硬气,爽朗的味道,一下就让罗宛茹头晕起来了,她咽下了本来想骂的几句话,用奇异的眼光看了一眼萧云舟,闭上了嘴巴,鼻翼却不断的扇动几下,似乎想要闻到更多的气味。

这样的情况在萧云舟身上也同时出现了,罗宛茹如此接近的坐在身边,她散发的那幽幽的体味,对一个20多岁的男子来说,显然同样是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两人聊了几句,萧云舟知道这个丫头姓罗。

车在快速的奔驰着,萧云舟和罗宛茹的身体也不时的接触一下,萧云舟鼻中嗅着罗宛茹身上那幽幽的一股处子香味,胳膊和腿又来回的和罗宛茹有点碰撞,慢慢的,他就心猿意马起来。

一会,罗宛茹一个不注意,往他这面倾斜了一点,萧云舟一闪眼之间,看到了罗宛茹那衣领中一抹雪白,还有深深的一道鸿沟,这一下可是球了,萧云舟多阳刚的一个人,身下那话儿也就像是弹簧一样的,‘唰’的一下立了起来。

这实在有点尴尬啊,萧云舟难为情的看着自己裤子顶起的那座山头,生怕罗宛茹低头看到了,但怎么办呢?这直接上手按住也不成,目标太大,更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了,他就有点慌神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罗宛茹还恰好的低头了,她一眼就瞄见了萧云舟那阳刚的挺拔,罗宛茹的脸就是一红,有点惊慌失措起来,把个萧云舟急得啊,突然的急中生智,一只手就揣进了裤兜里,往前移动一下,快如狡兔的抓住了那滚烫的枪杆,扯到了一边去,这一下轻松一点,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他倒是轻松了,这罗宛茹却看得是目瞪口呆的,真没见过这样的人,和美女坐下车也能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更可笑的是还用手抓住,莫非他还敢直接在车上打飞机?想到这里,罗宛茹更是慌乱起来,嘴里断断续续的说:“你,你,你老实一点,敢耍流氓,我会大叫的。”

萧云舟脑门上的汗就冒出来了,这丫头啊,你乱想什么呢,老子再不济也不会在车上打飞机埃

还好,这一紧张,身下那玩意也收敛了许多,萧云舟长出一口大气,总算度过了危机。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