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一个好编剧的魅力在于,剧本的一动一台词都是冲突(第1191期)

发布时间:2017-06-20 18:03浏览次数:100Tags:编剧帮

点击↑蓝字即可订阅

作者| 樊苏华 编辑 |了想

在上期中,我们从“蒙太奇隐性冲突”、“以心理对抗方式出现的深层对抗形态”、“使用象征冲击构筑的冲突形态”来继续阐释剧本冲突,讲述了“影视故事里戏剧冲突外展十四种形态”中的第九、十、十一种形态,本期主要从“故事铺垫、信息披露、节奏改变和余韵中容易被忽略的冲突形态以及冲突形态的创新”、“结构接榫处的冲突形态”、“回忆、想象(幻觉与梦境)构筑的冲突”三个方面来讲述。

12

故事铺垫、信息披露、节奏改变和余韵中

容易被忽略的冲突形态以及冲突形态的创新

在对冲突形态的学习理解、掌握运用的过程里,容易忽略的是故事开头部分、必要信息介绍部分和需要改变节奏的地方,以及高潮之后的余韵部分。

(1)铺垫中的冲突形态。

每个故事开始之前,首要的任务是让观众了解主要人物在系列冲突开始之前的状态,引起观众浓厚兴趣,顺利进入故事的主单元。这个时间,一般是15-20分钟,然后故事会出现诱发点,正式开始故事旅程。“尽早引入冲突”是故事人物对观众产生强烈吸引力的“必杀技”。

我们尽量列举国产优秀故事以拉近距离。

《天下无贼》,铺垫部分是王丽和王薄相互配合骗取富商车子的场景序列。在开始部分,冲突就在二王和富商之间展开,富商以学习外语为由,实际像借机揩油,而一个摄像机的出现,让这一场景序列的戏剧性浮出水面。序列结束,车子到手,对抗形成一个明显对二王有利的结果。同时,二王的职业身份心态等,在这个冲突序列里昭然若揭,不言自明。这就是在“把铺垫变成子弹”的出色案例。

《失恋33天》,黄小仙失恋危机出现,作为人物铺垫部分,编剧首先使用“蒙太奇对比”冲突手法,罗列了青年男女的失恋场景,然后直接让黄小仙撞破了前男友和闺蜜密会,使用“我的失恋是香的”旁白来衬托这个出色的冲突系列,大获成功。

《致青春》郑薇赴学校的旅途中,做了一个“豌豆公主梦”,醒来却发现身边是“猥琐男”。公主梦本身借用了童话本身的戏剧张力;醒来后的现实又和公主梦梦醒的结果,创造了新的节拍,出色完成了主人公状态的铺垫过程,极其洗练。

有的时候,超长的故事可能需要更多铺垫时间。也许我们不能保证将近30分钟如《辛德勒名单》的铺垫过程具有出色的“子弹效应”,那么就要让你的铺垫场景材质更加特殊,更加符合生活真实,更加的充满趣味。《辛德勒的名单》就是使用了这一手法,引起观众对纳粹主义白色恐怖氛围中的这个圆滑的、如鱼得水的、踌躇满志的、具有纳粹政治倾向的同时又非常好色的精明商人充满了兴趣。只要你做到了这一点,请放心,在诱发事件出现之后,观众会老老实实跟着你走。

(2)信息披露需要引入冲突。

信息处理是最容易失去冲突特性的地方,很多编剧会创造出很多对白来交代人物关系,花费很多场景来介绍事情的来龙去脉,把建立压力结构所需要的时间白白浪费掉。这很不划算。

最经济的办法是让信息铺垫变成冲突结构的一部分。

我认为在这方面,周星驰是高手。

《功夫》中,使用了“口述还原”做引子,把小时候英雄救美却惨遭浇尿,把一腔做好人匡扶正义的梦想当头浇灭的回忆部分,巧妙结构进故事冲突有机链条,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变化。

《大话西游》系列中,关于至尊宝身份的交代,前世后世,功果姻缘,都是以场景化冲突的方式出现,故事好看是有道理的。

(3)节奏改变节点上的冲突。

故事不能以一个节奏一竿子捅到底,需做到刚柔并济,紧张与舒缓交替。

故事节奏改变不能生硬插入无关的动作镜头,或者使用文艺片的状态表现手法,那样做会破坏故事的压力系统,产生跑气漏风现象,让观众的兴趣戛然而止。

节奏点上的冲突形态,必须符合结构的进展要求,恰如其分。如前所知,除了可以使用蒙太奇对比冲突手法来调节节奏,其实更重要的是重点场景里冲突形态的改变。

麦基先生说过的一句话非常重要,在重点场景里,节奏是“舒缓的紧张”。重点场景一般需要较长的时间。我们说过,一个电影故事需要40-60个场景,其平均场景长度十分钟。重点场景,最长的我见过8分钟的。场景需要的时间长,结果是必然会放慢冲突的速度。那么,我们就要增加冲突的强度和复杂性,来冲淡负面影响。

我们会看到,在经典的电影故事里,重点长场景都会通过网络冲突、台球式碰撞、复杂情境设计来实现提升冲突材质,增加冲突趣味,增强冲突紧张度来进行出色的平衡工作。

具体例子,前文已有相当涉及,不敖。

(4)余韵冲突化处理

韩国电影《观相》,抢了中国历史题材中麻衣神相的风头,以小人物切入大政治为特殊故事视角,可谓强悍巧妙。故事高潮是,首阳大君食言,射死了神相的儿子,却让神相自己孑然残活。故事高潮之后,有很长一段余韵,均已主人公内心冲突的方式出现,对故事高潮中的思想含义进行再次的敲击,道出观相与观潮,观人与观势之间的玄妙所在。大气且智慧,值得我们在历史题材创作中借鉴。

(5)冲突形态的创新

故事的冲突法则,是为电影故事特殊的有限线性结构服务的,目的是让观众在可以容忍的时间长度内,对高度集中、设计巧妙、风格卓越、韵味盎然的具有鲜明视听特点的故事内容充满兴趣。冲突的法则不是教条,而是以实证为基础的、以观众审美接受习惯为依据的经验升华。只要是观众可以接受的视听表现手段,都可以作为创新的依据。

有一种冲突形态创新方式值得引起关注,那就是美国新制作的网络剧《纸牌屋》,主人公会在公众场合,在政客寒暄、斗法之间,突然抛开公众面具,转头和观众说话,直接将主人公内心真实想法袒露在观众面前。表面看这只是一个单节拍喜剧动作,似乎有去无回。但仔细揣摩,就会发现这个转头说话的喜剧动作,不仅和正在发生的面具化场景具有对照冲突关系,而且还会在观众心里再次激起涟漪,具有双响炮特点。

13

结构接榫处的冲突形态

中国古代建筑的榫卯结构被称为建筑奇迹。有时候,故事产生的压力就在这样复杂的结构里,被高明的编剧精准控制着。电影故事的创造,可以通过实证的方法来总结规律,但绝没有任何可以限制创造力的围墙,只要你有能力吸引观众对故事的兴趣,你就是对的。

很多故事具有类似中国古建筑的结构特点。故事会被镶在一个主管框架里,良性推进和运行。

比如《英国病人》、《廊桥遗梦》、《平民窟的百万富翁》、《阿甘正传》,中国的《寻龙诀》,都是在回忆和时空交错之间从容优雅的构建了动力十足的故事。说到框架之中的故事冲突,我们可以用以上12种不同的冲突形态来辨识故事的推动力和兴趣点。那么,这是不是说,故事框架本身就可以不具有冲突形态呢?绝对不是的。冲突构建应该无处不在。

我能够想到的有两种情况:

(1)门框上的冲突。

《英国病人》里,女护士和病人同处一室,不是文艺片娓娓道来的状态延续,是故事主体“英国病人”的回忆和女护士对爱情看法的感受与成长的内心冲突范例,虽然有所稀释(小情节内心冲突故事经常会出现的情况),但清晰可辨。你把它完全忽略掉淡化掉,就会变成《云下的日子》里,老牛拖破车一样的累赘。

《廊桥遗梦》中的门框,就是主人公的孩子们的内心成长,同样是清晰的。

《阿甘正传》主人公讲自己的故事,那个老太婆就是帮助来弥合刺激反应鸿沟的重要的“神的存在”。

《寻龙诀》里,开场画面就是主人公的梦魇,和故事打开“主人公心结”的戏剧任务高度相关,那个开场戏在先导广告中,我个人认为吸金价值非常高。之后的结构运行中,编剧巧妙把回忆部分处理成和主人公动机、选择高度相关的正推动结构,甚至在高潮戏里依然会大胆使用回忆来触发主人公打开心结的核心动作,令人唏嘘不已。

(2)画外解说——说书人的作用

中国的评书艺术会加深对这一小节的理解。很多故事需要借助说书人技术来良好展开(惊堂木一拍,宣告故事开始)故事,和借助说书人作用来增强内心冲突的力量。

《国王的故事》是借助这一技术展开故事的范本。故事开始时候的铺垫部分,从画面来说是出色的冲突节拍系列,从画外解说来说是对故事冲突系列的强调和加固,给约克公爵的公开演讲设置了强大的对抗力。然后,约克公爵在幕僚和妻子的期盼中,在国民的万众瞩目中败下阵来。这个精彩和短促的故事铺垫,堪称经典。

《失恋33天》之所以让我在比较了原小说和剧作之后惊叹不已,不仅是编剧小小年纪,可以纯熟运用大情节故事的密集冲突和小情节故事的内心波澜,在合二为一的情况下构建出变化十足的好故事,更因为她善于把故事框架也纳入了冲突体系,让故事在一开始就可以牢牢抓住观众。原小说里,失恋过程是平面的,剧作里,OS配合画面,失恋是可视、可闻(香味)、冲突类比的。这个门框做得非常好,对故事的缘起和抓观众兴趣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电视剧《潜伏》直接引进了说书人角色,对内心冲突的帮助作用非常明显,让“无表情表演”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当秋掌柜为了保护余则成咬舌自残后,余则成回到家里,颓坐在楼梯下,此时的画外解说把余则成的内心风暴扩音传导出来。在余则成智斗李涯戏里,关键抉择时刻的画外解说,让这场戏的材质空前提升,也是画外解说参与冲突的范例。自此,“无表情表演”成为电影学院和广院表演专业教师挂在嘴上的前沿技术。

最新的电影《摔跤吧!爸爸》,两位女儿身边的表哥,就是结构上的说书人角色,使故事避免了第一、第三人称的辗转腾挪的不便,在故事视角上创造了新的惊奇,让容易形成累赘的画外解说成为这个故事的灵动之处。

14

回忆、想象(幻觉与梦境)构筑的冲突

回忆和想象绝对不能成为回避冲突稀汤寡水的理由。

在好故事里,回忆和想象应该和主题内容一样,除非情非得已,必须精彩冲突填充。

前文说过,《卡萨布兰卡》是好莱坞吸收欧洲电影革命技术创新点后的一部值得记住的经典作品。在这部作品里,回忆不仅具有闪回触发的当代电影特点,而且,在主人公回忆中的巴黎浪漫邂逅与莫名其妙的“分手”,都是由扎实的冲突节拍构建出来,丝毫没有降低系列冲突的质量,成为故事链条中有生命的漂亮环节。

《我的野蛮女友》这样的故事会把女主角的剧本创意内容,演化为动作冲突,虽然材质可以讨论,但从整体结构上看,是有效的,观众不至于这一想象的植入而失去对故事的兴趣。

梦境、幻觉作为有效冲突的容器,再优秀故事里是常用手段之一。不仅在《美国丽人》、《美丽心灵》、《地心引力》、《西雅图夜未眠》等故事中成为精彩冲突片段,在《盗梦空间》里的那些亦真亦幻的冲突主体,更是说明人物不自觉意识活动并非是欧洲电影革命中的样子,不是那么荒诞、主观、无序和不可掌控的。

在周星驰《大话西游》系列中,华语电影对不自觉意识的冲突形态创造,也是可圈可点的。其中关于至尊宝的前世后世因果关系的表现,大多借助幻觉加以实现,不仅非常符合中国文化的理解解读方式,也非常具有故事结构链条中不可拆分的特点。这一特点,延续到了2013年票房神作《西游降魔篇》中。细节不敖。

《寻龙诀》中,结合主人公走出“幻象”心理误区,相对连续的回忆段落处理,也给电影剧作创造了可行的范例。

结语:一部电影的成功基因,其实都在剧本设计里。当一个电影剧本里没有这种成功基因的时候,最好的导演和最强的制作团队以及最优秀的营销机构,都会进退失灵。而100多年电影发展的足迹,已经用成功作品提示我们,好的电影故事除了最独特的核心创意之外,会完全依赖于主人公战胜人生困境的连续对抗推动动作,这就是形成符合观众审美习惯的一波三折的电影大段落的结构基础。而具体到一个场景(一场戏),文章列举的14种(不限于)精彩巧妙的单个戏剧动作,则决定了这个基础戏剧单元的形态与成色。但凡是能取得优异市场成绩的好影片,必然会有因果相循的、能打上了人物命运劲道的密集的戏剧冲突动作做底座基础。笔者曾经花费大约7、8年的时间,使用系统验证的方法分析了几百部好莱坞电影和中国电影市场化以来的优秀电影,无一例外。至今,这种方法仍然会帮助我对新上映的电影进行检验判断,从没有失效过。我愿意与大家分享,说出自己的观点供大家思考,一起努力,从剧本设计角度把国产电影的质量的基础做扎实。

E / N / D

招聘

商务助理、编剧经纪人、法务专员、影视策划(项目评估)、产业记者(兼职)、文案策划——2-3年影视行业相关工作经验,简历与作品投递至hr@bianjubang.com

公司、项目合作◇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rene0602

影视公司合作◇zqy24680

编剧合作◇dongmeijuan3274

回复“我要加入分会”加入编剧帮全球分会

投稿◇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百度百家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