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申冤21年,聂树斌最终再审改判无罪-手机腾讯网

发布时间:2016-12-02 17:00浏览次数:100Tags:[db:tags]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21年前,聂树斌因故意杀人罪、强奸罪,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河北省高级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随后枪决。11年前,一个叫做王书金的人供述了多起强奸、杀人案,包括聂树斌所涉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

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案复查。2016年6月8日,聂树斌的母亲终于等来了最高法院的再审决定书。


1994年的强奸杀人案,1995年聂树斌被枪毙,2005年王书金自称真凶,2016年聂树斌案再审。这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跨度,相比当年“突审一周”后迅速枪毙聂树斌,如今,从王书金自称真凶算起,繁冗的复核程序已然进行了11年。

根据看新闻得到的经验,冤案平反最常见的途径有两种。其一为“亡者归来”。这是极其罕见的低概率事件,比如湖北佘祥林案、河南赵作海案;其二为“真凶归来”,比如呼格吉勒图与赵志红,比如聂树斌与王书金。这同样是极小概率的事件,但是相比前者,这个纠错的过程要难得多。

因为,“亡者归来”是无可抵赖的,“真凶归来”却有抵赖空间。涉及利益与丑闻,当年的办案者不可能自动“缴械投降”。相比呼格案已经找到真凶,聂树斌案再审的缘由,其实仅仅是“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最终的再审结果尚且不得而知。即便宣布聂树斌无罪,可能也不一定代表王书金就是真凶。

当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第一个申诉的其实不是聂树斌的家人,而是被害女孩的家人,因为他们觉得女儿练过防身术,聂树斌的体格不像是能害到女儿的人,他们要求惩处真凶。如今听来,多么令人唏嘘。当年的办案者,可曾听到过被害人家属的质疑?还有一点令人唏嘘的是,王书金说的一句话,“出来打工时才知道,50块就能找个小姐,根本不用去害人。”他先后杀害三个女孩,竟然都是为了解决性欲,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个可以交易无需犯罪。

毋庸置疑,聂树斌案再审又会引来很多的大词,其中最容易想到的就是“法治的进步”。但是,所有的进步都是建立在曾经不堪的基础之上,如果真的是一个案子就能引来一个进步,那么,在经历那么多冤案平反之后,我们该进步成啥样了呢。其实,具体到个案,笼统的“法治进步”是无法评价的。对于聂树斌案再审,需要诉说的不是感谢,而是对司法正义的责任。

聚光灯下的代表性个案,往往是最好的普法机会,不仅对大众如此,对执法者更如此。死去的聂树斌,死去的被害女孩,聂树斌的家人,被害女孩的家人,都需要有一个真相,都需要让尘封的旧案卷打上正义的阳光。让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让无罪推定的司法原则深入人心,让每一个备受关注的案件,无论时隔多久,都能等到正义的到来。

聂树斌死了21年,王书金因为自称真凶多活了11年,死了的与活着的,就是这样诡异。

在今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改判聂树斌无罪。随后,河北高院在微博上向聂树斌家属致歉,“谨向聂树斌的父母及其亲属表达诚挚的歉意。”

听到改判结果后,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知道结果后,聂树斌父亲与聂树斌姐姐放声大哭。

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称,回家最想做的事,是到儿子坟上告诉他“妈妈的努力,法律的公平,已经宣布了你无罪”。张焕枝表示,这20年的努力值了,接下来就国家赔偿问题会和法院一起努力,而追责的问题也一定会继续,不会放弃。

最高法院改判已被枪决的聂树斌无罪。对于无罪的结果,聂父表示今天是20多年来最快乐的一天,聂母张焕枝只说了两个字:满意。

至今,聂树斌案已经22年。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关注事件最新进展。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