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开心麻花的喜剧生意|CBNweekly

发布时间:2016-12-02 15:01浏览次数:100Tags:第一财经周刊

这家公司想让电影成为品牌的放大器,让传统舞台剧成为现金流和电影项目的孵化器。

“给你讲个笑话,你可别哭!”这部由开心麻花出品,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电影《驴得水》在今年10月底上映,反讽剧情和略显夸张的话剧表演风格使其迅速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在《驴得水》的众多海报中,“开心麻花”4个字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但实际上,《驴得水》并不是由开心麻花自己的话剧项目孵化而来,电影的叙事风格也跟开心麻花过往的作品有明显区别——非轻松的爆笑娱乐片,而是引发思考的黑色幽默喜剧—由于主创、演员多为不知名的新人,开心麻花才得以成为这部电影最大的明星。

开心麻花团队为《驴得水》宣传造势。

两年前推出《夏洛特烦恼》时,开心麻花还没有这样好的待遇。

开心麻花影业CEO刘洪涛对《夏洛特烦恼》的筹备工作记忆犹新。当时,团队先是列出了自己喜欢的、与剧本风格相似的电影,然后花了大量时间去搜索这些电影背后的摄影师和美术指导,再发动朋友找到联系方式,之后挨个打电话,然而回复大部分是婉转的拒绝,邀请演员时也一样—没有人愿意出演一个年轻导演的电影。

王亮(左)和刘洪涛(右)想让开心麻花的产品形态更丰富,但舞台剧还是其主要业务。

但2015年是中国电影的喜剧之年,筹备不易的《夏洛特烦恼》最后成为了爆款。今年做这第二部《驴得水》,开心麻花显得游刃有余得多,首先在投资上,因为有了开心麻花的品牌背书,新项目吸引了猫眼电影、影行天下的跟投,在制作团队的搭建上,刘洪涛也完全有能力组起一个包括了侯孝贤的剪辑师、《狼图腾》的美术指导在内的专业阵容。

“我们对票房的预计是不可能爆,但也不会赔,会是一个能让人记住的口碑作品,况且我们还有互联网平台的销售,现在已经不赔了。”最终,《驴得水》取得了将近1.7亿元的票房成绩,且在豆瓣的长评数量已经达到2240条,观众对于这部电影正方反方的各种讨论十分激烈。

但在刘洪涛看来,开心麻花团队其实为此承担了更多的压力。因为电影宣传通常只能找到一到两个最主要的卖点,并不能将电影的内涵完全传递给观众,因此《驴得水》上映后,开心麻花需要面对质疑。“我们做了十多年,辛辛苦苦把品牌建立起来,观众对我们是有预期的,他们想要的是那种看完很欢乐很感动的爆笑喜剧,《驴得水》可能会让观众对我们的品牌产生混淆。”刘洪涛说。

不过他同时承认,也正是因为这种有别于以往的风格转变,《驴得水》成了一个向观众普及开心麻花产品丰富度的好案例。2010年之后,开心麻花将自己定义为一家喜剧公司,除了最擅长的爆笑喜剧类型,他们也想尝试荒诞的、黑色幽默等其他类型的喜剧,“要把眼光放长远,我们看重的是这样一部一部推出后,观众对这个品牌的认知变得更丰富。”

做电影,就是开心麻花延伸产品线、扩大知名度和向市场强化品牌认知的重要一步。

在做电影之前,开心麻花只能算是一个小众的喜剧舞台剧演出品牌。2003年,开心麻花刚成立的时候每场演出只能卖出几十张票,到了2015年,经过连续4年登上春晚舞台的宣传,开心麻花在各地上演了1029场舞台剧,覆盖的观众也不过110万人次,最后还是电影带来了更大的影响力和商业回报——《夏洛特烦恼》一部电影的观众就超过了4000万人次,取得14.41亿元票房。

舞台剧版的《夏洛特烦恼》演出现场。

在开心麻花成立初期,团队创作主要走架空的爆笑喜剧路线,这种类型很适合抖包袱,所以你会看到在2010年之前开心麻花出品的舞台剧更类似某种时效盘点,当下有什么新鲜事都会放在段子里调侃,不说教、不卖弄艺术、长于包袱短于故事的特点确实也受到了普通观众的喜爱。

但时间越长,短板暴露得就越明显:追社会热点导致开心麻花的剧本需要快速更新,这导致的结果是团队只有少部分剧目可以延演至今。然而话剧本应是一种成本呈边际递减的生意,这就是说它最好的商业模式是在推出一台经典剧目之后可以长期演出,因为的前期剧本开发、舞台搭建和演员排练是一部舞台剧最主要的成本,演出时间越长,带来的票房收入越高,成本也能随之摊薄。


《索马里海盗》被誉为开心麻花史上观众回头率最高的经典爆笑舞台剧。

于是,在2010年之后,开心麻花在自己最得心应手的包袱戏的基础上,开始向更注重故事、人物塑造的方向转变。现在,从确定一个故事大纲到最终上演,开心麻花通常需要经过一年以上的开发周期,编剧们研究最多的模板是美国的喜剧电影,希望能从中找到节奏和笑点的设置诀窍。“大家花最多时间讨论的是人物特点和故事结构,之后再在每个细节上想包袱,等到上演了还会根据观众的现场反应调整。”开心麻花演艺公司总经理王亮说。他是开心麻花的总经理,主要负责舞台剧业务。

2013年,开心麻花还引入了投资。公开信息显示,融资金额为5000万元左右。“投资绝不仅因为开心麻花是国内民营舞台剧的No.1,更是因为其拥有出色的创作团队,并且他们很早就引入了职业经理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工作室性质的剧团。”投资方之一的中国文化产业基金总经理陈杭对媒体如此解释,他同时是罗辑思维的投资方。

舞台剧业务目前仍是开心麻花主要的业务方向,这一点从公司的人员配备上也很容易确认——公司的员工总数约为200人,其中影业部门只有10名职员,电影业务也没有固定的推出周期。

对于如何处理电影业务和舞台剧业务的关系,刘洪涛的理解是:舞台剧能带来每年超过1亿元的收益,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和增长趋势,抗风险能力强。更重要的是,舞台剧业务还承担着孵化电影产品、培养团队的工作。

现在,开心麻花还在持续上演的舞台剧有13部,以彭大魔、闫非为主的创作团队有2到3组,都配备了一名资深编剧和导演,产量在每年1到2部。此外还有超过20位编剧不断提出创意,这些创意由9名创作骨干组成的决策小组共同投票决定,哪个故事可以进入开发阶段。

作为一个有20支演出团队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演出品牌,质量监控是一个很不容易坚持和量化的问题。从最开始让用户填写调查问卷,到现在的启用质量监督员和定期突击抽查,王亮想了很多办法,现在他们正在尝试跟技术团队一起开发笑声检测软件,与质量监测报告结合,综合评价每场演出的效果。

《乌龙山伯爵》的演出现场。

具体来说,每一场演出,开心麻花都会在现场配备一名监督员,负责填写质量监控报告并记录观众在每个包袱点的反应,然后在演出结束后与剧组成员讨论。如果本来设计好的包袱没有得到响应,在第二天的演出中就会换一种方式抖出来,经过反复测试找出最佳的表演方案,然后推广到全国。

这种对笑点的反复测试让开心麻花积攒了很多关于“设计笑点”的经验,这是喜剧创作中最为稀缺的能力,现在也成为了开发电影项目时的独特优势,使专业的电影公司加入参与成为可能。“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有好剧本,它本来就是能飞的一只鸟,我们可能给它翅膀加了一些油,用我们的经验注入到这里面。”田甜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她是新丽传媒的CEO。新丽传媒后来也成为了《夏洛特烦恼》的出品方之一。

开心麻花工作室。

除了像做互联网产品一样反复试错,与其他同类型的剧团相比,开心麻花也更加看重营销,这是在公司成立早期就确定的策略。2008年9月,王亮正式加入开心麻花,帮助团队从剧团模式转型商业公司,当时开心麻花只有不到20人,演出规模是一年40场。王亮加入之后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就是组建市场团队,在开心麻花成长到30人规模的时候,市场部员工已经占了一半。

他另一个工作重点是让开心麻花进入更多的城市——目前已经进入除西藏以外的所有省会城市—明年计划还会布局一线城市的院线建设,做几家属于自己的剧场,这样“就可以实现在舞台剧这个小小的产业里的全产业链经营”。王亮说。

现在,在电影的推动下,开心麻花看到了更大的市场,“产品和市场都是我们的核心团队,市场大了必须有足够的剧来支撑,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创作上。”王亮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叶雨晨

关注文化产业报道,联系可发邮件至yeyuchen@yicai.com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文章,欢迎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

打赏我们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