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新京报专访|薛之谦:上综艺就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发布时间:2016-12-02 15:01浏览次数:100Tags:新京报Fun娱乐

有人统计,这一年薛之谦参与录制了34 档综艺节目,这个数字连她经纪人都说,“多到数不清”。“没有‘南薛北张’都不好意思叫综艺节目”,成了业内的一个定律。


△摄影 新京报郭延冰

可当薛之谦终于就这样“火”了时,他却心怀忐忑,“你已经挺红的了。”听到记者这么说,他反驳道:“我分析过,要真正奠定不会过气的地位,一定要有三首成名曲,我现在只有两首,所以我还在努力创作第三首。”

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过程中,两个词是他提及最多的,一个是“赚钱”一个是“音乐”,前者的目的就是为了支撑后者。在满负荷消耗的这一年,薛之谦毫不避讳地承认,他在“硬着头皮做综艺,再干一年一定会疯”;而为了他视之为生命的“ 音乐”,“可以把所有饭碗都丢了,包括他当成事业来经营的微博”。


△宝贝们,视频全程高能,附加鬼畜。这视频里有个未解之谜:为何他要把粉丝团命名“粪叉”?这清奇的脑回路。

微信号:yuleyidian

新京报文娱采编团队炮制

本号内容均属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段子界翘楚

走红不靠炒作,因为没钱炒

即使是到了现在,薛之谦还是觉得自己处于一个很容易过气的阶段,“因为我红得很突然,一下子就起来了,我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洗完澡,刷完牙就发现我红了。有两件事我印象很深,第一件‘啊,这是直播吗’(接受CCTV某节目采访时把直播当成了录播),第二件是‘biubiubiu’(做客某节目讲冷笑话),是这两件事让我红了,然后大家才开始接受我的音乐。”


△不知道是直播的薛之谦“完美精分”

但薛之谦真正把“自己红了”这件事当真,则是通过微博,“起初,那些大号转我的微博,我也挺纳闷的,因为我也没付钱,他们都很贵我也付不起,但我会点一下关注他们,礼尚往来嘛,大号也就关注我一下,这样大家就成好朋友了。但是我也不会给他们拉个群发红包,发片的时候让他们转,因为我拉不下这个脸,所以他们转发我的歌也都是自愿的。”

那一阵薛之谦在不停地上热搜。“我跟你讲,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的营销,网上很多人说我和我的团队急功近利的做营销,我的团队一共只有三个人,一个经纪人、一个宣传,还有一个外聘的化妆师。连海蝶公司都是外养的,除了发片的时候他们会过来给我帮忙。但就算是宣传期,他们也不会帮我做任何的营销,因为没有预算,当然我也不需要。我觉得任何团队计划好的炒作都是昙花一现。所以炒作这件事本身也是我极力反抗的,我觉得就是凭本事,我就是写歌,如果歌能红,那这就是命。”

△摄影 新京报郭延冰

不是原创的段子,给钱也不发

虽然承认“自己红”,但对于靠写段子翻红这件事,薛之谦既没想到,又万分感激。“我2010年开始就在微博上写段子了,也五六年了。当时完全就是因为太闲了,没事做,也没有通告。”但在成为“段子手”薛之谦后,其实很多他曾经的歌迷并不理解,一个能写出细腻歌词与旋律的创作者,怎么到了微博上变成了一个打了鸡血的神经质。“我刚出道的时候是很腼腆的,后来发现歌手走不通,只能把自己培养成谐星了。但是,我本身应该是具备这样的气质的,所以只要能红、有钱赚就行。”

△薛之谦的段子摘录。很多网友评价,薛之谦是“唯一一个能让粉丝们把广告也看得津津有味的歌手”

嘴上说着“有钱赚就可以”,在薛之谦心里写段子也是要讲原则的,“现在很多人来找我写段子,我都会很用心的写,全部都是原创。但我写完别人就不能改了,你要么就要,要么我就退钱,我也不会像很多人似的,别人不满意也就这么发了,把钱先收了再说。我不会,你不满意就把钱退你,只挣该挣的钱。还有那些让我发图的,也都不接,别人老说我有毛病,这么好赚的钱不赚?但我就是这样,必须要原创,必须要带着段子。我拿微博当成事业经营,而且微博算是我挣钱的一个主力。”

综艺界拼命三郎

做综艺这一年,大脑已被掏空

在红了的这一年里,无论各地卫视无论大小节目,总能看见薛之谦的影子,当然这也是“红”的最好证明。但讲段子和做综艺,还是两码事,迫使自己把私下里的搞怪放大到舞台,薛之谦多少会有些力不从心。但只要上台他肯定会尽力去做,原因很简单——“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他的原话。

△这一年在薛之谦参加的任何一档综艺节目里,他都在身体力行地证明着他说的那句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与大张伟如今合称“南薛北张”,早前我们也采访大张伟,可戳画线的字复习→新京报专访 | “您的街坊”大张伟)

“在综艺节目里多少会有点放不开,或者说有点刻意,但是我觉得也无所谓。趁着现在红,能捞一笔是一笔,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工作。不过我是很卖力的人,其实我已经拿了钱,完全可以上台之后什么都不说,也不用那么亢奋,那么张牙舞爪,但拿人家钱了,就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做。”很多人以为薛之谦是在开玩笑,但他是认真的,他喜欢把自己说得特别物质。

“我感谢综艺,因为它让我回到了我的位置上。但综艺是需要积累的,我这多半年基本上花的也差不多了,节目太多能感觉到脑子有点动不起来了。我现在都是硬着头皮去做,再做一年我肯定会发疯。之后我把所有的综艺录完,就会转去拍戏。对我来说,只有在音乐上是如鱼得水的,其他任何都是辅助,就算你今天不让我继续写段子了,我也不会惋惜。只要我有一个赚钱的支点,不开火锅店和服装店都无所谓。”

最执念的歌手

大牌给我写歌,不好听一样拒


△无论去哪,薛之谦都会抽时间“夹缝写歌”

一如节目里的薛之谦,面对记者的他语速同样很快,“我私底下就是这样很热闹的,只有写歌的时候是沉默的。”问到为什么音乐里的薛之谦和综艺里的薛之谦反差如此之大,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 我觉得可能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会来关注我,觉得我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又能唱歌又能搞笑。不过对我来说,把音乐做好,才是我的底线。”

薛之谦火了的另外一个表象就是,找他唱主题曲或者给他写歌希望他能唱的人多了。“不乏一些很大牌很大牌的人找我,我听完歌,再大牌的我都会拒绝,只要它不好听。在我这只有一个标准,就是歌要好听,如果你能让我觉得‘ 我天! 这歌太好听了,太牛了!’我可以不要钱,免费。我必须保证我一开口就要是金曲。”

提到音乐,薛之谦立马变成另外一个人,一副认真严肃脸。他说,他不知在屋里“枪毙”过自己多少回,每次都逼自己,写到80 分不行,写到90 分也不行,写到95 分终于可以了。他有一个大大的愿望,为了找到合适的形容词他想了半天:“我有一个愿望,可能有点大,就是我不想让那些应该在七线城市流行的音乐烂大街,这是我们做音乐人的悲哀。”


△薛之谦对唱歌这事有着非一般的偏执。半年前我们也写过一篇薛之谦与音乐的文,可戳蓝字复习→目睹薛之谦成为谐星,感受到来自娱乐圈最大的恶意

薛之谦写歌有个“怪癖”——被感情伤越深,越有灵感。

当年一首《认真的雪》成为金曲,却没能让薛之谦站稳歌坛,“写《一半》是因为离婚,写《认真的雪》是因为分手,所以我一定要把自己丢在比较痛苦的状态中,才能写出好歌,如果每天很开心,是写不出好的情歌的,知道我为什么不会复婚了吧。当然这是开玩笑啦。所以我也不想谈恋爱,因为被伤的时候就会很开心,这个心理有点变态,高晓松老师好像也是这样,当然我不能拿别人做比较。如果你生活得很安逸,子孙满堂、父慈子孝,就不会有灵感写歌。”

对于感情,薛之谦觉得还是“随遇而安”更好一些,“遇到比较合适的就上,遇不到就算了。不过我现在也没时间和精力去管那些。男人嘛,也不着急过几年再说。”他承认自己有点大男子主义,“我谈恋爱的对象有一个条件,必须穷,我不允许自己跟一个有钱的女人谈恋爱,不行。如果谁要说薛之谦不就是找了一个有钱的女朋友嘛,这句话要是让我听见了,我会疯的。”

一个固执的巨蟹座


△摄影 新京报郭延冰

巨蟹座的薛之谦,很相信星座说,“巨蟹座最大的特点就是闷骚,以及顾家,不过现在顾不上了,因为妻离子散了嘛。另外我也是很固执的,比如对音乐就很较真。当然,我觉得我对人生也是很固执的,我不允许自己活得很没面子,苦一点都没事。比如发一首歌出来,看留言大家说不好听,或者很一般,我就要疯了。”

这种“固执”也体现在工作上。2005 年,薛之谦参加“我型我秀”后被上腾娱乐的老总看中。当时只有23 岁的他与后者签约,一签就是七年。在这期间,除了《认真的雪》使专辑大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时整个公司的艺人几乎都在闹解约。“我老板一直让我唱一些特别奇怪的歌,我极力跟他斗争,他让我唱8 首恶心的歌,我就只唱两首,剩下就是我自己写的。一直都保持这样的状态,但我也没有想过要解约,总想着如果没有‘我型我秀’我也不知道在哪,就还给它七年。其实中间,我有很多的机会再起来,比如立马换家公司,或者找一个有钱的女人、比我红的女人,被她包养,但我觉得还是要像个男人吧。养家、养老婆、养孩子都是应该的,哪怕自己苦一点。”

关于未来的目标,薛之谦说,不过气的话,想尝试做导演。


△薛之谦此前为电影《精灵王座》唱主题曲

别看薛之谦把什么都和钱挂钩,但他却说赚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养音乐。他一直想拍一个像大片一样的MV,“一千万几百万的那种,但暂时不行,因为太贵了。以前有个导演,跟我说他能后期做得特别厉害,后面都是海,我沉入到海底,然后飞到天空,翅膀裂开。我当时觉得太牛了,他要多少钱我就给了多少钱。拍摄那天我也很开心,去了现场,就一块绿布棚子,丢了一块鞋盒子那么大小的石头,说这就是假山,让我站上面唱。后期基本上就是2 毛钱特效。但后来也用了,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我觉得我的歌写得很好,但是MV 雷翻了。你们都可以去看看,那首歌叫《传说》。”

也正是因此,薛之谦一直很想自己做导演,“但没有机会。或者说难听一点,等我的地位稳定了,不容易过气了。我就会静下心来去做这些一直想做的。”


谦友

专区

采访时,我们有在公号上做征集,带了两位谦友面对面的与薛之谦进行了互动,今天放点返图,HIA HIA~

同时,我们也为没能到现场的谦友准备了礼物,礼物一是:

你们想问的问题我们都问薛之谦啦~以下是回答噢!

Q:给你的粉丝团取个官方名吧?

薛之谦:粪叉

Q:那首《一半》超好听,你是抱着什么初衷写的?

薛之谦:因为离婚。

Q:大家都说你的情歌太苦了,你有没有想换个风格?

薛之谦:我什么风格都能唱,只要好听就行。

Q:会考虑把自己的段子写进歌里吗?

薛之谦:不会。

Q:演唱会有没有计划?

薛之谦:有,一直在筹划,明年开。

Q:今年下半年你说要更偏重个人,是不是有影视剧方面的想法?

薛之谦:已经在涉足影视圈。

Q:你可以接受的,作品中最大限度的尺度是什么?

薛之谦:三级片露两点。

Q:现在每天多长时间的睡眠?

薛之谦:大概7 个小时。

Q:觉得自己在翻红过程中最大的成长是什么?

薛之谦:我觉得作品越来越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歌。

Q:对于事业的第二春有什么感想?

薛之谦:赚钱吧。

Q:现在的你和十年前的你,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薛之谦:有钱啦。

Q:现实生活中什么样的女性更容易吸引你?

薛之谦:有才华的,最好是会写词的。

Q:你的爱情观有随着年龄发生变化吗?

薛之谦:有。

Q:亲情、爱情、友情、事业、健康,你会如何排序?

薛之谦:健康、亲情、爱情、友情、事业。

Q:如果可以拥有一项超能力,你希望是什么?

薛之谦:隐形。

Q:请用一种水果来形容自己。

薛之谦:我哪知道我是什么水果?橙子吧。

Q:你最喜欢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最不喜欢的部位呢?

薛之谦:最不喜欢腿,最喜欢胸肌。

Q:你的口头禅是什么?

薛之谦:神经病啊。

Q:你天性中的缺点是什么?

薛之谦:性子急。

Q:给比你小10 岁的人一句建议,你想说什么?

薛之谦:祝他(她)发育成功。

Q: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薛之谦:我没有旅行。

Q:你最囧的回忆是什么?

薛之谦:过气。

Q:你最恐惧/害怕的是什么?

薛之谦:过气。

Q:如果有个水晶球能告诉你,你未来人生中任何一件事的答案,你想知道什么?

薛之谦:我以后还会不会过气。

Q:你上一次在别人面前哭是什么时候?自己独自一人哭又是什么时候?

薛之谦:过气的时候。

Q:如果可以请到全世界任何人,你会邀请谁一起吃晚餐?

薛之谦:过气艺人,开玩笑的,迈克尔·杰克逊。

Q:时下最火的鲜肉你最喜欢谁?

薛之谦:都很喜欢啊,张艺兴啊、吴亦凡、鹿晗,我都很喜欢。

礼物二!

7张签名照!

想要签名照的宝贝请注意!

其中3张签名照~用留言区点赞的方式,写下你想对薛之谦说的话,截止到下周二(12月6日)中午12点,点赞数排前3的宝贝将会分别得到一张。

剩下的4张签名照~转发本条微信至朋友圈,并将转发截图和手机号码发回给本号,随机抽取。

以上两种方式的中奖名单将会一起在下周二的推送里公布~

PS:因部门发了大量福利,已经吃土啦~所以所有福利不包邮,到付~望谅解~




输入以下关键词查看精彩内容

吴亦凡丨张艺兴丨李光洙丨刘雯丨陈意涵丨华晨宇丨全智贤丨杨幂丨金星丨郭敬明丨周冬雨丨郭采洁丨郭碧婷丨周华健丨倪妮丨刘恺威丨张歆艺丨窦靖童丨赵寅成丨张惠妹丨李晨丨邓超丨笔笔声音丨昆凌丨吴秀波丨刘亦菲丨孙俪丨张晋丨金秀贤丨蔡康永丨马伊琍丨李钟硕丨张震丨宋智孝丨井柏然丨尹恩惠丨陈冠希丨黄渤丨朱茵丨娜扎丨张曼玉丨陈妍希丨汤唯丨王菲丨鹿晗丨周星驰丨徐峥丨林心如|佟丽娅丨石原里美|杨洋丨张智霖丨F4丨崔始源丨苏志燮丨吴彦祖丨钟汉良|刘亚仁丨周星驰丨阮经天丨黄秋生丨小宋佳丨陈坤丨吴秀波丨张天爱丨黄致列丨张柏芝丨徐佳莹丨吴磊丨范晓萱丨李玟|巩俐丨关晓彤丨宋仲基丨容祖儿丨金钟国丨宋慧乔丨高晓松丨许魏洲丨余文乐丨黄景瑜丨窦靖童丨贾静雯丨宋茜丨汤唯丨薛之谦丨蒋欣丨俞飞鸿丨红白CP丨孙红雷丨李安丨黄轩丨金晨丨苏打绿丨唐嫣丨江疏影丨李政宰丨钟汉良丨SNH48与粉丝丨吴优丨马天宇丨彭于晏丨陈伟霆丨朱茵丨周笔畅丨李准基丨赵雅芝丨王凯丨张一山


微信号:yuleyidian

新京报文娱采编团队炮制

消灭无趣,惯走冷幽默

做粉丝心中的知心树洞,偶像明星眼中的非主流舞台

你喜爱的一切,在这里都会遇到

若您对我们有什么建议或想看到的好玩选题、投稿,欢迎私聊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