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疯」亦有道:评电影《你好,疯子!》

发布时间:2016-11-30 17:00浏览次数:100Tags:电影票君

「我同人类的唯一区别,在于我是疯子;我与疯子的唯一区别,在于我没疯。」

11月13日在北京传奇时代影城看罢《你好,疯子!》,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的这句名言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在诠释「疯子」之时,本片导演饶晓志一如萨尔瓦多·达利,心思机巧,内容多维。以致整部片子看完,我才隐约觉得这句以第二人称打头的「你好,疯子」,或许是导演狡猾地隔着大屏幕在和我们——每位观众打招呼。又询问了一同前来的几位戏剧领域的朋友,他们的结论近乎一致:「疯子」算得上是近期国产片的良心

蛰伏于都市喧嚣的族群,更容易在本片中获得一些现实中常见的拷问,一如受迫于工作、生活压力的我们常常发出「我快疯了」、「我是不是疯了」的呐喊,或调侃。饶晓志似乎在这种呐喊与调侃中,放大了个体在集体意志里的荒谬与挣扎。或者不如说:越挣扎越荒谬,越荒谬越挣扎

必须说明的是:虽是话剧从业者,但我之前并未看过「疯子」,不过,这反而加深了我想要一吐为快的倾诉欲。

《你好,疯子!》的故事并不难懂:几位不同职业的陌生人——出租车司机、律师、记者、历史老师、兽医,女公关,以及惊魂未定的女主在一个复古厂房中次第醒来,发现被关禁闭。求生的本能驱使他们结伴在工业厂房中寻找出路。单看人设上也能预感到一些可能的叙事张力,其中有虬髯莽夫(出租车司机)、羸弱长者(历史老师)、因势利导的弄潮儿(如律师)、显见的弱势群体(两位女性角色)等。或许你已经能想象到其中的暴力与挣扎戏码,但是......

一言以蔽之,单看前几分钟,好莱坞惊悚片常见的激励事件俨然呼之欲出——比如《电锯惊魂2》或《致命ID》,主人公在相对密闭的空间中,以互相屠戮的方式寻找出路。而这类好莱坞惊悚片的「毛病」在于:为了避免观众在冗长的电影第20分钟-80分钟出戏,不得不以奇淫技巧的猎杀一次次贡献配角们的血浆,以调动观众们的肾上腺素。

但《你好,疯子!》对这种处理没多少兴趣——或许是得益于舞台剧台本的先天优势(我注意到同名话剧在豆瓣上有8.0分),导演饶晓志这部打着「荒诞喜剧」外衣的电影作品,努力地在传统类型片中探求差异化。举例说明,比如除万茜饰演的女一号外,本片的其余几位配角的分量几乎均质,你很难讲清楚谁比谁的戏份多,又或者究竟多多少。

但问题是,《你好,疯子!》并不是吕美特执导的《十二怒汉》,而是带着悬疑、惊悚、荒诞以及喜剧等混杂色彩的类型片。如果角色们既不能像《十二怒汉》围圈而坐据理力争,又不能像传统的密室惊悚片以血浆横飞的方式向前推进,那该如何是好?事实上,这正是我在观影时的主要疑问——直到电影行将结束时,我们大约才准确理解导演之所以采用「配角均质」与「摒弃血浆」的原因所在,而当你完全理解的时候,本片最大的「牺牲」也随之而来。饶晓志一次性打破了小集体美好的共栖状态,给了角色们一个「痛快」——比起无脑的堆砌血浆,我认为这是一种更高级,也更残忍的做法

事实上我想再强调一次:虽然影片开头看上去颇似密室求生片,但没有困囿在这一范畴里。一方面,影片掺入的「电击治疗」使空间呈现出了半开放状态,出路始终在暴力与反抗中虚掩;另一方面,掺杂在荒诞笑料中的心理细节让冲突更多地聚焦于「人」上,而非传统的「接下来XX就要死了」的无端猜测。

从情节上来说,本片在大的关节处保持了不错的反转。很多人可能在开篇就开始习惯性地猜测结尾是什么——究竟谁才是疯子,但导演饶晓志狡猾之处在于,他留下了许多“活扣”供人把玩。这条始终没有系紧的叙事线索在结尾处加深了力道,还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转折。记得陈坤在发布会时说道,「本片的开头并无惊奇之处,但随后的观影却称得上是震撼」,这点我基本赞同。必须提醒诸位的是,曹卫宇饰演的角色在里面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如果你喜欢「细思极恐」的开放式结尾,那我想《你好,疯子!》应该可以满足你。

提到「细思极恐」,的确有些需要细嚼慢咽的地方。本片花了相当篇幅描绘小团队究竟该如何共栖,似乎透露出一丝集体主义的味道。但打着集体利益至上的暴力冲突,以及被代表,抢夺话语权的时而发生,又让这种集体主义带上了微妙的极权色彩。但影片适时的欲言又止,又让可能存在的政治隐喻流向了更具象的个人情感表达。换句话说,比起给标准答案,导演饶晓志似乎更喜欢设计问题——他的语焉不详恰好也给了更多人回答问题的机会。这让我想到了海明威的「冰山文学」,海平面以下的巨大冰山肌体究竟是何模样,只能勉为其难地说一句,见仁见智。

最后要说一下本片的演员。老戏骨金士杰延续了他的一贯水准,没有让人失望;王自健的表演从某种程度上也跳脱出了固有的喜剧形象,较其以往来说有突破。李虹辰饰演的出租车司机算是给我的一个小惊喜,时而木讷搞笑,时而深入骨髓的暴力倾向展现了这个角色多维性。最后是万茜,她在片末的长镜头表演让我有些吃惊——那其中混合着真相被撕开的疼痛、震惊与不安

这次“疯”享会虽已结束,但我想自己还会去做两件事:一是,1月1日正式上映时叫上几个朋友再去感受一下,算得上是惊喜;二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去看看原来的话剧版是什么样子。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