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既有古朴意境风格又有缥缈视觉享受,这就是《三少爷的剑》!

发布时间:2016-11-30 17:00浏览次数:100Tags:影武者

“弹剑作歌意气发,江湖依旧侠客行”。

久违了,新派武侠片!

《三少爷的剑》别来无恙?

新派武侠电影的回归

对于华语电影来说,在大银幕上很久没有看到新武侠电影,貌似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为武侠片就像美国的西部片一般,因其自身的民族化特点已成为民族类型电影的标识之一。

中国武侠电影经过80余年的发展,在众多电影工作者的不断创作与完善之下,也以其大气磅礴的气魄,侠骨柔情的风流而成为世界电影舞台上一道靓丽的风景。

但仔细斟酌,武侠片的“神隐”,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任何类型电影在市场上都有风水轮流转的时候,所谓“物竞人择”,类型片的潮流是于当下审美相挂钩的,美国西部片不是照样也完蛋了?

武侠片也是一样。华语武侠片经历多年的发展,在90年代的井喷之后归于沉寂,这其中有着审美疲劳原因,也有武侠片后继无人的窘境,胡金铨、张彻等一代宗师仙逝、后来者如李仁港等人难堪大用,而开创新武侠电影潮流的徐克,自己不玩了。

然而就像如今的好莱坞,《大地惊雷》、《被解救的姜戈》等西部电影浴血重生一样,虽然数量不多,但凡出现就一定会受到追捧。这其中要考虑到类型片更新换代之后,对观众审美的重新激活。

满银幕超级英雄满天飞,突然来一两部被全新技术包装的亚类型片,您说多新鲜。

如今《三少爷的剑》的回归,代表着武侠电影,尤其是新武侠电影也是以这样的姿态“新鲜出炉”,对于大众来说,同质化电影市场的新鲜之作,自然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更重要的是,徐克,这位新派武侠创始人,再度回归。

武侠宗师的回归

有人说,《三少爷的剑》不是尔冬升导演的吗?怎么还有徐克的事儿?因为徐老怪这次不单单是监制,也是艺术指导。

导演尔冬升是典型的“方法派”导演,善于挖掘角色内心把握故事脉络,但从来没有导演过武侠片。而徐克呢,却是著名的“表现派”,风格画面以及技术是他最拿手的好戏。

《三少爷的剑》作为古龙的名著,非常不好拍,写这部小说时正值古龙创作上的辉煌时期,他突破了传统武侠小说的种种窠臼,另创一代新风,阐述了一种有别于金庸、梁羽生“侠之大者”武侠主题之外的“侠之风流”的独特审美情绪。

《三少爷的剑》讲述了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晓峰与外号“夺命十三剑”的燕十三为家族存亡、师门荣辱展开的一场生死较量,情节变化莫测,风格诡异飘逸。

说白了,就是角色内心戏较多,且风格化明显。而研究内心戏,正是尔冬升的强项;玩风格,正是徐老怪的特长。上面的预告片不过瘾,下面这套,更是将徐克新武侠的风格发挥到淋漓极致。


说了半天,什么是新武侠?

简单而言,90年代以《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为代表的武侠片风格,就是新武侠。以往的武侠片是什么样子?胡金铨的作品,古色古香,人物恨不得就是直接从文言文里走出来一样,去年《聂隐娘》就是致敬胡金铨;

张彻的作品,注重暴力PK,各种角色一言不合就是脱了光膀子开打,雄性荷尔蒙过剩(在如今这个卖腐的年代估计很受欢迎)。

而新派武侠片呢?

是用来制造一种视觉“奇观”,动作设计并不是一招一式的真功夫,而是将武功神化、幻化,通过特技和剪辑手段制造人体极限以上的高难度动作,因而观赏性极强。

远的不说,就说《三少爷的剑》,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三少爷“天下第一神剑”谢晓峰。

木叶萧萧,夕阳满天,一剑光寒十九洲“燕十三”,两人的超神之战,浓郁的历史背景下一出极具现代精神的武侠世界。

视觉系的奢华

徐克是一位技术狂人,从《蝶变》开始,在他的电影中呈现出来的是令人目不暇接的视觉观感,其人对画面的动感要求达到了且癫且狂的境界。

注重特效的新世纪,以徐克为代表的武侠大师以其标榜性的视觉风格,创造出了一种一种华丽多姿,生动夺目的视觉艺术。

《三少爷的剑》中,不仅仅是神剑的对决的神韵,唯美与写实的镜头的交织,刻画出古龙原著中那两位角色不同的特征。

谢晓峰的大隐于市,隐忍内敛,对比燕十三狂放不羁、凌厉疯魔的本色,白衣VS黑衣,冷暖色调交替,多彩的画面。

夸张的动作设计,不乏浪漫与古意之色。慕容秋荻,奢华的造型俊美威武,颇具东方神韵。这些美轮美奂的画面令观众达到完美的视觉观感,勿需多言。

本片的动作指导是元彬,其动作风格以特征明显,最擅长高来高去、陆地飞行的打斗,最著名的就是《东方不败》中,创造了令狐冲的视觉突出的独孤九剑,并且在央视版《笑傲江湖》中再次得到运用。

徐克选择元彬作为本片的动作指导,想必是需要这位创造出一套“天下第一剑”与“夺命十三剑”对决的锋芒视效。

高手过招讲究人剑合一,上天入地,风卷梨花这种打斗已经临界于武术本身,演员忽而上天,忽而入地,谢晓峰与燕十三双剑生风,快以魅影,人去风留。

不要忘了,3D技术的运用,徐克在《龙门飞甲》与《神都龙王》中早已运用成熟的3D武侠,在这部拥有华丽视觉的新派武侠电影将再次考验观众的视网膜。

破幕而出的暗器,层次感极强的取景,这一切都有等到各位在大银幕上亲自验证。

当然,新派武侠电影并不是只有这些飞天遁地的打斗和奢华飘逸画面,徐克又不是个服装设计师,新武侠电影另一大特征,就是把古典风神与现代人文精神熔于一炉。

大隐于市,未了江湖

古龙的《三少爷的剑》处处透露着对江湖情怀的叹息。反思意味并不仅仅在于字里行间流露的叹息,更在于整个故事写的就是一个人的反思。谢晓峰放弃了作为“天下第一剑”所有的一切,去当一个没用的阿吉,只因为对以往生活的反思,对过往江湖是非的割裂。

但就像任我行所言:有人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三少爷的剑》的故事延续了传统武侠电影的经典套路,侠隐于市的浪漫格调以及人在江湖的残酷面对。

谢晓峰与慕容秋荻的爱情悲剧,家族的恩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思绪,再加上燕十三的独孤暴戾,喧嚣的江湖、残破的城池与斑驳的古佛,构成了一副江湖群像。

想必电影会用了很大一部分笔墨来描写谢晓峰隐遁之后的市井生活,没有古道西风瘦马的萧条,却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属性。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新武侠电影的飘逸风格和视觉特色,会将电影的内核更进一步的烘托出来。

暖色调的大肆运用,慢镜特写的美艳万千,对比于乱世的苍凉,把不与世事相争的世外桃源之美景与缠绵悱恻的爱情完全烘托出来。

冷色调处理,或而肃杀或而阴郁的标签,就像一把在乱世中挥舞的残剑,用伤痕累累的剑身,打造了冷酷阴郁的视觉效果,拼出了华丽多变的江湖寓言。

徐克只言片语的镜头就展现了华丽的武侠世界,在磅礴大气的的镜头下,矢志复仇的气势与血雨腥风的氛围才会得以完美体现,也成为本片视觉风格的一个标志。

看到这里,大概明白,为什么导演尔冬升会选择徐克,两位名导的联手,将古龙这部《三少爷的剑》再度搬上大银幕。

这其中不仅仅是由于尔冬升当年演过谢晓峰这个角色,更因为这部作品,内核上是那极致的“新武侠”作风,却又意境与人心合一,以至于需要花费两位导演的功力才能将其完全演绎。

最终,这部《三少爷的剑》呈现给观众的,就是既有古朴的意境风格,造型具有中国古代木刻白描人物画的韵味,同时具备飘渺凌厉的视觉铺张,现实与浪漫交织的作品。

徐克与程小东那部《东方不败》将是本片的模板,侠骨柔情的风流重现江湖。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