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爱生活 >

“设计需要克制”,这个富二代少爷放飞自我后,竟发现自己有一个极简的灵魂

发布时间:2017-03-06 13:00浏览次数:100Tags:尖叫设计

John Pawson

英国极简主义大师

今天尖叫君要介绍的这位英国建筑师, 就是去年与OMA、 Allies &Morrison共同完成了伦敦设计博物馆的设计项目的John Pawson,在这个项目中,这位英国的极简主义大师负责室内部分。

伦敦设计博物馆

在各种采访和演讲中,他看起来并不是那种我们刻板印象中的自信而又张扬西方建筑师,那种常常欲言又止的害羞和谦虚,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来自东方的大男孩。而他本人以及其建筑风格,与东方文化确实有些渊源。

John Pawson1949年出生于英国的约克郡,家族是经营纺织厂的,比较富裕。但物质的丰裕并没有给小John更多精神上的满足,年轻时,他也和英国其他年轻人一样,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期。

20多岁时,John毕业后帮家里经营了几年纺织厂的生意,后来听从了内心自由灵魂的召唤,他跑到日本住了好几年,并在东京认识了设计大师仓俣史朗(Shiro Kuramata),他在仓俣史朗的studio闲晃了好几个月,虽然心里很受启发,但作为一个门外汉却不得要领,于是仓俣史朗建议他去做建筑师,他才好像抓到了一点人生方向。

John Pawson &仓俣史朗

他回到家乡后,先用自己的房子练了手,并一直保持与仓俣史朗的联系,二人虽没有以师徒相称,但仓俣史朗可以说是John Pawson在设计上的启蒙老师。他的设计风格受仓俣史朗的影响很大。

John后来进入AAA学习建筑专业,却还没等到毕业就开始了自己的建筑师生涯,为此他没法合法称自己是个“建筑师”,John对此也有些在意此事,但他却没有后悔过,因为与当时的同龄建筑师相比,他入行已经太迟了,而他在接触建筑以后,已经迫不及待得想要去这番新天地中闯一闯了。

John对于极简的追求是一以贯之、无所不在的,这是他自己的品味与人生准则。他曾今提到,每一个项目他都当做为自己所做,每一处都不能有冗余,必须简明精巧,这才让他感到愉悦。

John简约的建筑让你感到平静却的同时亦可引人思考,为了达到“极简”,John的团队在建筑的形式、材质、空间、光线等各方面都要和谐统一的达到极其苛刻的要求,而这些都会面临来自技术、材料和成本的多重挑战。

另一方面,他们对于建筑呈现出氛围也有极高的追求,但这件没有标准答案的事其实是更难实现的。达到极简的过程是极其困难和复杂的,而John在给予建筑极简形式的同时,也赋予了它丰富的内涵,这才是他的建筑有魅力的秘密所在。

-Pawson House-

一个建筑师自己设计的家可能就是对自我理念的最好诠释了吧!John位于伦敦的家和办公室就将他在建筑以及室内设计方面的极简理念做出了完整的呈现。

这是一栋维多利亚式的房子。正门的部分,室内与室内的部分被完全打通,整个底层空间连为一体。沿着长墙的一测设置了4.5米长的大理石料理操作台、灯带以及其他功能区。地板与桌椅用了同种浅色木材,室外的地面以及操作台都使用了白色大理石。

室内的部分是纯粹北欧风的陈设、白色的台面、浅色的木地板。房间没有多余的东西,因为几乎每间房都设置了整面强的橱柜,柜门是与墙面统一的白色,而所有的物品基本都被隐藏在了无所不在橱柜里。

家中使用了HANS J. WEGNER的折叠椅和牛角椅,两者都的简约内核异曲同工,完美融合。

办公室同样简洁明亮,空间开阔。

-Novy Dvur Monastery-

这个修道院项目是John本人非常喜欢的一个系列项目,他认为这是“project for a life time”。

一开始是这间修道院的院长收到了一本John写的书作为圣诞礼物,他在书中看到了John设计的CK纽约旗舰店的图片,觉得这个整个建筑看起来非常圣洁,没有一丝冗余。虽然是个时尚店铺,却带着一种修道院才有的神圣感。

CK纽约旗舰店

他被John这种极简的设计风格迷住了,于是即使预算非常有限,还是跟John取得了联系,John也欣然接受了。

整个区域占地三百英亩,改造方案强调的是光线、简约和谐以及通透的空间。

教堂当然是整个修道院的核心,因为每天的例行仪式都将在此举行,因此许多技术问题(比如建筑声学方案)都需要规划精准。但更为重要的是需要营造出一种适宜的神圣氛围,而“光”的运用似乎是永恒的解决之道。John的团队建模进行了很多计算,以确保光线的完美。

教堂两边墙壁上设置的光带在白天和晚上的效果都非常惊艳

走廊是比较特别的部分。一般来说,传统教堂的走廊都是由立柱支撑,但现代技术制造出了新颖的空间效果:整个空间没有一个柱子,由悬臂支撑起整个拱顶,而另一面是一整片玻璃幕墙。中午时分,阳光透过玻璃在走廊的大理石地面投下一条光带,石灰墙面的漫反射使得这个通道变得像一个被光填满的盒子,非常具有美感。

最早的方案中这个走廊的地面应该是阶梯,因为它是依山坡而建的。但因为修道士提出以后可能有轮椅通过的需求,于是改成了坡道。

除了核心的教堂,还规划了一些卫星结构,包括一个独立的礼拜堂,农舍,花园,工作坊、客房等等。

阅读室

食堂

修道士的房间,不知他们住起来会不会觉得太奢侈啊╮(╯▽╰)╭

客房

洗手间

-Tableware-

除了建筑,John也做过一些产品设计,他认为无论是室内设计亦或是产品设计,对他而言都与设计建筑的本质一脉相承。他甚至为修道院特别设计了一套餐具,在功能和审美上完全符合修道院的环境,去除了任何不必要的元素,大小和比例都绝对精准。

虽然他一直坚持践行着自己的极简主义,但对其他风格的设计也很包容。曾有人问他:“你毕生都在坚持自己重复而统一的风格,那你怎么看待别的建筑师的作品?”他回答:“极简是我自己的品味和喜好,但我也喜欢别的风格,多元化是很好的。如果整个世界都是极简的,那该有多无聊。”

如果世界只有一种世界

那该多无聊?

但如果世界一直是变化的世界

那人们该如何找寻自我?

-END-

广告时间

你还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尖叫服务号

了解尖叫最新优惠活动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